顶点课程:支持大学生深层学习的一种有效方法

代写论文库:教育论文时间:2018-03-14 10:21点击:

  一、大学生深层学习的内涵、意义以及评价 
  1.深层学习的内涵 
  大学生学习可以分为深层学习和表层学习,这一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瑞典的Marton和S?lj?r在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发表的 On qualitative differences in learning– Outcome and process.他们敏锐地察觉到学生在应对不同的学习任务时学习方法上质的区别,继而提出了表层学习和深层学习的概念。他们认为,表层学习是指学生响应义务的要求,以最小的努力学习,死记硬背细节内容。相反,深层学习是指学生发自内在的愉悦学习并通过全身心地投入以理解和处理学术任务。[1]随后Biggs,Entwistle,Ramsden,Tagg等学者继承并发展了这一研究,他们普遍认为,深度学习是出于个人内在的的意愿或使命感,使用各种策略来理解材料,如广泛阅读、结合各种资源、与他人讨论想法以及反思如何将个人零碎的信息关联成更大的结构或图案,如何在现实世界中运用知识[2]。 
  国内深层学习的研究虽起步较晚,但不乏深度的的论述,根据前人的定义,结合大学生的特点,可以将大学生深层学习定义为:(1)大学生受内在深层型学习动机驱动;(2)以达到对所学知识的长期理解与在真实的新环境中运用知识解决新问题为目的;(3)大学生运用高阶认知技能,如分析、综合、判断、评价、概括、假设、解决问题等能力;(4)它涉及大学生对所学知识进行批判性思维和反思其蕴含的意义。 
  2.深层学习的意义 
  表层学习是信息的默认接受,孤立地记忆零碎的事实,它会导致学生为了考试而对材料保持表层的记忆,并不促进知识和信息的理解和长期保留。为了加深我们对深层学习的理解以及明了大学生深层学习的意义,笔者将从以下几方面对深层学习和表层学习做简单的比较:①深层学习的大学生通过整合新知识与已有知识,是一种知识建构;表层学习的大学生主要通过老师授课传递知识,是知识的接受。②深层学习者有理解知识和寻找其隐藏意义的目的,他们通过自己的学习活动,借鉴以往的知识结构和经验,寻找材料之间的联系;表层学习者意义的获得主要是由老师直接说明而被动接受的,局限于字里行间的事实表述。③在认知技能方面,深层学习的大学生倾向运用高阶认知技能,如分析、综合、判断、评价、概括、假设、解决问题、关联以及应用等技能;表层学习的大学生则往往借助于较低阶的认知技能,如记忆和背诵。④在学习动机上,深层学习的大学生受内在学习动机驱动,他们对于自身需要而有所欠缺的知识具有极强的求知欲;而表层学习的大学生受外在学习动机驱动,也就是说,他们受满足评估要求和避免失败的需要驱动的。由此可见,大学生深层学习具有以下几个特征:深层学习注重批判理解;深层学习强调信息整合;深层学习促进知识建构;深层学习着意迁移运用;深层学习面向问题解决;深层学习提倡主动终身[3]。 
  总的来说,深层学习要求大学生进行有序连贯的学习,它建基于让大学生对复杂问题的深入思考与理解,鼓励大学生努力整合知识和想象力的飞跃。因此,大学生进行深层学习具有多方面意义:第一,从理论意义上说,深层学习有利于大学生避免惰性知识的干扰。惰性知识是指人们刻意记忆时能够回忆起来的知识,但这种知识却不能被自发地用来解决问题 [4]。第二,深层学习对于大学生的全面发展,尤其是科研、实践能力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深层学习是一种基于理解、深入钻研、学用结合和自我反思的高等级学习,使学习者深入理解一门学科的理论和方法的核心、一门学科的分析工具及该学科本身的复杂性,使学习者在身体、智力、情感、审美、道德和精神等方面获得全面成长[5]。也就是说,深层学习使大学生在行为上、思想上以及心理上产生了持续的、实质性的和积极的影响。第三,深层学习能有效使大学生在平时的学习和今后的职场中将所学知识融会贯通,学以致用。研究结果无一例外地表明,如果学生有能力把课程中所学到的知识融会贯通起来,并且懂得如何将这些知识及其相互联系用于新的学习环境之中,他们获得的学习效果要比没有能力这么做的学生要好得多。 
  3.大学生深层学习的评价 
  深层学习曾被定义为学生从课程材料和经验中提取意义和理解知识的一个重要学习策略[6]。深层学习也被定义为多方位全方面的发展,不仅包括智力发展,还包括身体、情绪、审美、道德、社会、个人和心理发展[7]。尽管有许多深层学习的概念,但这些概念还不足以衡量或评价大学生的深层学习。在此, Nelson Laird等认为,深层学习的内容包括高阶学习、综合学习和反思学习三个维度,他们甚至将这三个维度内容再细分制成量表,对大学生深层学习进行评价。这一量表也是国外较为公认和普遍接受的。 
  二、顶点课程何以能支持大学生深层学习 
  结合Nelson Laird等学者对深层学习的研究,笔者将从顶点课程的内涵和特点以及优点等方面进行阐释,以说明顶点课程支持大学生深层学习。 
  1.顶点课程的内涵 
  “Capstone”,《21世纪大英汉词典》释义“顶石;顶层石;压顶石”,为建筑工程术语,指建筑物或墙的最上面一层石头,对整个建筑结构起固定的作用。顶点课程,顾名思义,就是大学生在本科阶段的最后一门课程,通过这一“顶点”,牢固整个专业学习。在博耶委员会报告中有这样的阐述:大学阶段最后一个学期的重点应放在整合和运用以前的学习知识、投身重大项目、深化学术研究以及培养沟通技巧。为了确保教育经验得以实践,在最后一学期需要为学生安排这样一门课程,就像一个建筑物的顶石或拱门的拱心石[8]。
  具体来说,顶点课程是为高校毕业生最终的教育体验而开设的,是以确定该学生是否已经达成各种教育目标而提供独特机会,通过整合各主要课程以及其它的学术经验课程来学习,以培养学生发现问题的能力、应用既有知识和技能解决问题的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和表达结论的能力为目的,并做到了以学生为中心,以学生为导向所要求的对知识和技能的命令、分析和综合。 
  2.顶点课程的特点 
  叶信治和杨旭辉(2009)年结合Rhodus T & Hoskins J.的研究,提出顶点课程主要有两个显著特点:第一个特点是为学生提供整合已获得的知识、技能和态度等的机会;第二个特点是为学生进入真实世界做准备[9]。笔者认同这一观点,但认为他们忽略了顶点课程的另一显著特点,即顶点课程的实践性。 
  顶点课程的实践性表现在它是基于问题或项目的学习,即学生在解决现实问题或项目的过程中,帮助学生掌握知识和所需的工作技能。它要求让学生在“项目”中实践性学习。它允许学生通过在外地工作与该领域的其他人共同开发一个有意义的项目,开始发展职业感。反过来,学生与客户紧密合作,并积极借鉴以往学习开始从学校过渡到职业生涯。这种演变的好处包括:自我适应能力的实践,专业身份的开始,职业道德的观察,在生活和工作环境的范畴内使用所学。也就是说,顶点课程在培养学生的实践动手能力、合作精神、创新精神等方面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顶点课程不仅可以弥补大四学生有专业少实践的特点,而且可以有效支持大学生深层学习。 
  简而言之,第一个特点是顶点课程的整合性,它要求学生反思总结整合性地“向后看”,要对过去所学知识、技能进行总结整合;第二个特点是顶点课程的超越性,它则鼓励学生“向前看”,关注大学毕业后的将来,为职业生活或研究生阶段做准备。第三个特点是顶点课程的实践性,它要求学生利用自己的知识、经验和能力来规划和研究解决“真实世界”问题的各种方案,然后正确选择适用的解决方案,以满足问题目标的有效途径。 
  笔者认为,顶点课程的整合性是基础,超越性是目标,而顶点课程的实践性特点则是手段或途径。顶点课程的整合性、超越性特点与大学生深层学习的“自我反思”“学用结合”要求相契合,要求学生“向后看”与自我反思相一致,而“向前看”则与学用结合相照应,但把这一要求变为现实的则必须借助顶点课程的实践性。 
  3.顶点课程的优点 
  (1)提高学术的严谨性。从历史上看,大四学生课程负荷较轻,有的甚至离开学校。美国的顶点课程,给学生提供了一个充满要求但刺激的学习体验,减少了高年级学生的流失,让学生在学校的时间变长(或以其他方式参与学习),为学生今后的工作或深造做更充足的准备。 
  (2)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顶点课程的创新在于让学生根据个人兴趣进行自我选择,这能增强学生的学习动机。 
  (3)提升职业规划能力。通过学习职业生涯规划的顶点课程,学生能更好地设定目标、规划未来。特别是对那些学习不专心、毕业后无规划的学生益处颇多。 
  (4)增强学生的自信心和自我认知。顶点课程通常要求学生承担新的任务,更自我的设定目标,并遵循承诺。完成这样的项目可以提高自尊,建立信心,并教导学生如何成就价值。学生可以成为年轻学生的榜样,培养领导能力,有积极的文化影响力。 
  三、运用顶点课程支持大学生深层学习:美国大学实践 
  1.顶点课程的类型 
  在21世纪高级研讨会和顶点课程教育峰会上,依据不同的教学目标、策略和主题,将顶点课程分为5类:学术总结类课程、跨学科性课程、过渡课程、职业生涯规划课程和其他课程。 
  根据美国国家资源中心在1999年夏季和秋季开展的高级顶点体验的全国调查,在543所院校报告的864门顶点课程中,这五种类型的顶点课程分别占比,如下表所示。 
  而根据美国国家资源中心的2011年全国调查,顶点课程类型和占比有所调整,分别为:学术总结类课程(59.6%),跨学科课程(12.9%),综合考试课程(2.4%),表演、音乐或视觉艺术展示课程(1.2%),实习或项目类课程(3.9%),毕业论文或本科研究论文课程(12.9%),其他课程(7.1%)。总计有276所院校完成了调查,其中受访者中,268所四年制院校开设了至少一个高级的顶峰课程体验。在开设了高级顶点体验的268所四年制院校中,国立高校占比37.1%,私营高校占比62.9%。另外,高级顶点体验和院校规模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招生小于500(43.9%)有近一半的院校提供了高级顶点体验,其次为501-1000(20.2%),1001-3000(17.9%),和超过3001(17.9%)。 
  2.顶点课程的实施——美国普渡大学顶点课程实例说明 
  美国普渡大学全校实施顶点课程。为推动顶点课程的发展,该校预设了四个前提:(1) 顶点课程没有统一的规定,应呈现校园的多样性;(2)学校支持以学科为基础的顶点课程规划;(3)努力让教职工理解顶点课程的重要性;(4)大学的学习必须是顶点课程的基础。该校在实施顶点课程的过程中,采取了以下三种顶点课程模式:(1) 跨学科模式:整合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学科,以充分利用不同学科的多样性。例如:英语系与计算机系两系教师合作发展英语多媒体专题,两系学生配对,充分利用各学科专长,合作完成作品。(2)单一学科精华模式:学生整合所学学科领域的精华。例如:学生申报一个研究课题后,探讨文献,收集及分析资料,解释结果,提出结论与建议,最后以论文或以多媒体的形式做口头报告。(3)外部专业规范模式:取得外部有公信力团体的证书、执照,或符合某些专业实习的规定。例如:护理学院学生毕业前须到医院临床实习四周,与医院现职护士配对,全时实习。护理学院借此了解课程安排的妥适性,学生知识与技能的精熟程度,以及为学生提供实践的机会[10]。 
  普渡大学的土木工程设计顶点课程,又名为“土木工程设计项目”,开设在所有高年级学生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期,该课程目录把它描述为“规划、设计和分析土木工程;一个综合而现实的团队项目,该课程尽可能涵盖土木工程专业所有知识”。这个高端课程(每学期招收30-120学生)自20世纪60年代初一直是以团队的形式教授,也有过很多的方法。在目前的形式下,这门课程有3个学分,在周二和周四的早上会举行50分钟简报会,其次是2小时的团队办公会议。所有进入土木工程设计顶点课程的学生都必须参加整个学期所有简报会和办公会议。五个团队分享一个办公室(教室),同时配备一个工程经理。工程管理人员通常是土木工程研究生教学助理(助教),但有时社区的专业志愿者也会担任这个角色。课程主任(高级教师人员)负责安排每个简报会的内容和发言人。课程指导成员组织好简报会,并在办公会议作咨询顾问。除了在办公室之外,各团队还可以使用设计实验室与工作站的打印机、绘图仪以及设计参考材料;它完全配备现代所需的软件以执行该项目。自2001年以来,该课程一直教导鼓励学生团队响应地方征求建议书项目,交付设计建造方法。该征求建议书项目统一由主任、讲师、助教或通常项目所有者在开课前准备好。基于许多因素,学生被安排到各个团队,有助于平衡团队。根据整个课程招生,土木工程设计项目团队的规模在5-8学生范围内。基于设施和调度的考虑,有15支团队的限制。一旦小组形成,第一活动涉及成员去了解对方。通过口头报告,普渡职业咨询处帮助团队学习和了解团队中各种性格类型(例如,外向/内向,传感/直觉,思考/感觉和判断/知觉)。一旦团队得以定义,他们则被要求通过生成团队标志、信纸、图纸标题栏和其他有关材料确立身份[11]。
上一篇:校企联合培养研究生驱动力机制分析 下一篇: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在室内装潢设计中的应用探讨

教育论文推荐

教育论文

代写论文推荐资讯

代写论文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