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音》的等韵理论研究

代写论文库:教育论文时间:2018-06-04 14:48点击:

  【摘要】本文所探讨的《类音》一书,是清康熙時潘耒的音学著作,书分八卷,卷一为音论,卷二为图说,卷三是切音,卷四至卷八为为韵普。审音细密,是等韵学中有创见的著作。本文主要探讨《类音》的等韵理论,也就是《类音》第一卷音论,包括声音原本论、南北音论、古今音论、全分音、反切音论等。只有对其等韵学理论有着深入的了解,才能对这本音学著作理解的更加全面。

  【关键词】潘耒;音原本论;南北音论;古今音论;全分音论;反切音论

  一、《类音》一书及作者

  《类音》,清潘耒(1646-1708)著,音韵学论著。潘耒,字次耕,号稼堂,晚号止止居士,吴江(今江苏省吴县)人。他是著名学者顾炎武的学生,从小就精于音韵之学,后来又游历四方,考察南北音的异同,又从书籍中探求古今音的演变,于是著《类音》一书,就像其自己说的:“欲使五方之人去其偏滞,观其会通,化异即同,归于大中至正。(《类音》卷一,9页)

  《类音》是一部大规模的音学论著,成书于康熙壬辰年(1712),现见有遂初堂刊本。书分八卷,卷一为音论,包括声音原本论、南北音论、古今音论、全分音、反切音论等,卷二为图说,有五十母图说、四呼图说、二十四类图说、一百四十七韵图说、平生转入图说、等韵辩淆图说等,卷三是切音,包括平、上、去各二十四类,入声十类,卷四至卷八为为韵普。

  二、《类音》的等韵理论

  卷一音论是潘耒等韵学理论的所在,共有声音原本论(分上下)、南北音论、古今音论、全分音论、反切音论等五论,现分别叙述如下:

  1、声音元本论

  潘耒认为前人学者的等韵学韵书,立法不善,让人不能不产生疑惑,因此不可以不正。怎样使其正呢,正如潘耒所说:“审其天然之音而已。”所谓天然之音,潘氏说:“天然之音,可立为母五十者,播之为四呼,转之为四声,娶之为二十四类,而天下之音尽也。”可见,所谓天然之音即潘氏所谓的五十母,四呼,二十四类也。天然之音,是人本来就有的音,因此,潘氏以为,天然之音,不但包含有字之音,而且包含无字之音。他说:“天然者,人所本有之音,本有之音,而不能尽出,则以习诵有字之音,罕道无字之音也。然而讴吟啸呼,时发天籁,方言土音,兼多偶合,诚有导之者而汩汩然来,琅琅然吐,然后知向之蕴而未发者,尚有如许之音,一旦出之于喉,宣之于口,如哑锺之忽鸣,如贪儿之骤富,不亦快乎!

  2、南北音论

  南北的人,气禀不同,则方音各异,虽相非笑,而不能有所取舍,这是音学不明的缘故。因此潘氏说:“五方之民,风土不同,气禀各异。其发于声也,不能无偏,偏则于其本然之音,必有所不尽。彼能尽与不能尽者遇,常相非笑而无所取裁,则阴学不明之故也。”因此,潘氏的《类音》,融合五方之音,去掉特殊生僻的字音,变异为同,归于大中至正者也,只有潘氏籍隶吴会,以此来成一家之言,他得到的是中正的语音吗?潘氏解释说:“不偏之谓中,均齐之谓正,非疆域之谓也。如以地而已,则周德清之中原音韵,何以行于北而不行于南?用于曲而不用于诗?且吴音亦未可轻也。切韵成于江左周顒,而关西河北,相成用之。四声昉于吴兴之沈约,而隋唐迄今,莫之能废也。律吕之道,仅存于度曲,今吴音盛行于天下,而为其普者皆吴人。无吴人之审音,不甚精也。此无他,北音重浊,南音轻浊,以浊分浊则难,以清辩浊则易。故南人能分群,定二母之阴阳,北音则并疑、微而亡之矣。余岂以南阿南音,将以晓天下曰:类音之音,非南音,非北音,乃人人本有之音也。”

  3、古今音论

  世界上没有不变的事物,声音也是这样。楚国的离骚之音,和风雅已经有异,汉魏之音和屈宋也有异,何况古今相隔已千百年。因此潘氏论古今音相异时说:“而无如代异时移,迄于今日,不独唐虞三代之音,渺不可追。即齐梁之音,亦已渐失其故,有一母全变者,如微母之字,今北人读作喻母、疑母之字,南人半读作喻母(如鱼、崖、牙、五、雅、雁、樂、月、嶽等字),北人全读作喻母。邪母之字,南北人俱读作从母。有一母半辩者:泥娘母匣齐齿,撮口之字,南北人俱读作疑母。照穿床审四母匣开口、合口之字,南人读作精清从心四母。禅母下字,北人半读作澄母。有一韵全变者:江韵之字,举世读作唐韵。歌韵之字,吴音读作模韵。麻韵之字,吴音读作歌韵。灰韵之字,读作规、关。肴韵之字,读作宵豪。至侵覃盐咸四韵闭口之音,自浙闽人而外,举世读作真、寒、山、先。又上声浊母之字,多读作去声。入声之字,北人散入三声。其余只字单音之变,又不可枚举也。

  因此,潘氏以广韵为凭,令著新谱,分并改定,并载明古音。其言云:“现存之书,惟广韵最旧,不得不据以为冯。惟当去其繁琐,理其纷乱。?韵不当者,或分之,或并之,反切不明者改之,举世同然之音,则从之。方隅偏皎之音,则正之。生今之世,不得不用今音,而古之可考者,备载于各韵之末。俾人之作今体者,自用今音。作古体者,参用古音。庶古音亡而不亡。”

  4、全分音论

  潘类在分全音论中,以音划为全,分两种。何为全音?何为分音?从潘氏的言辞中即可发现。他说:“何谓全?凡处出于口而浑然噩然,含蓄有余者,是为全音。何谓分?几出于口而发越嘹亮,若剖若裂者,是为分音。二者犹一干也,枝则岐而为二,既已为二,不可得合矣。而世人或读其全,则不知有分;或读其分,则不知有全,此亦隅习俗使然,莫能自觉者也,今釐天下之音为二十四类,而相为全分者,十四类焉。灰回全也,皆咍分也;歌戈全也,家麻分也,肴萧全也,豪宵分也;元先全也,删山分也;东冬全也,庚青分也;江唐全也,阳姜分也;滩盐全也,咸凡分也。南人读麻如磨,读瓜如歌,口启而半含;北人读麻为马遐切,瓜为古窊切,唇敞而尽放;含者全也,放者分也,北人读端如滩,读潘如攀,读肱如公,读倾如穹,读江如姜,读腔如羌,读嫌如咸,读兼如缄,南音则判然为二,其读傀如乖,读恢如乖,则南北音皆然;端潘也,公穹也,江腔也,嫌兼也,傀恢也,全音也,启而半含者也;滩攀也,肱倾也,姜羌也,咸缄也,乖乖也,分音也,敞而尽放者也。

  近人赵荫堂认为潘氏的全音,大概是指元音的圆唇与否。他说:“其所谓全音与分音者,大概是指唇音与不唇音而言,如歌戈之于家麻,元音有[o]与[a]之分,东锺之与庚青,元音亦因[o]与[e]而有岐而定,江唐之与阳姜,则元音又有[i]与[a]之差异也。

  王了一学者在《类音》研究一文中,也讨论了论全分音为唇化元音与非唇化元音的不同,论述较为详尽,他说:“由现代语音学的说法,潘氏所谓“全音”,就是“唇化元音”,所谓“分音”就是“非唇化元音”。”“口启而半含”是“唇化”的描写语,“唇敞而尽放”是“非唇化”的描写语,这是非常鲜明的。但是他为什么拿“浑然噩然含蓄有余”去描写“全音”,拿“而发越嘹亮,若剖若裂”去描写“分音”呢?这要涉及到声学上的问题了。依标准的元音而论,唇化元音也就是后元音,非唇化元音也就是前元音。我们知道就声学上说,后元音的“特征的声调”较低,前元音的“特征的声调”较高。低的“特征的声调”所形成的原元音,听起来当然觉得“浑然噩然”,高的“特征的声调”所形成的元音,当然觉得“发越嘹亮”了。现在对潘氏全音分音之别,遵从王先生的说法。

  5、反切音论

  潘氏认为反切之法,让天下隐僻之字,晦昧之音,皆可灼而出之,俾典籍无难读之字,喉舌无不发之音,与古代直音之法,不啻霄壤,然旧切亦有缺点。

  潘氏斥类隔及出切不用本呼之字,因此他创作了新切之法,即上字本呼,下字必用喻二母之元音,阴以影切,阳以喻切。影喻无字,则用晓匣。

  【参考文献】

  [1] 李无未. 汉语音韵学通论[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6.

  [2] 王力. 类音研究[J]. 清华大学学报, 1935,(3):76.

  [3] 程晓清. 论《类音》五十母[J].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2015,(1):20.

上一篇:科技类新闻翻译的准则探讨 下一篇:变译理论指导下电视节目名称的英译

教育论文推荐

教育论文

代写论文推荐资讯

代写论文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