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论文代写 > 论文写作技巧 > 学者走穴,枪手卖字
学者走穴,枪手卖字
时间:2018-05-24 15:18 点击:
  教育产业化带来的一个负面影响是:教育、学校不再是纯洁高尚的象牙塔,而是一个以出售学术知识来获利的营利性机构。我们看到的是,诸多教授、学者荒废学术,变身为走穴捞钱的主,很多学生沦为高额学杂费的埋单者和客户。当枪手横行,学术被掂价卖字之时,我们是不是要反思一下,教育产业化道路是否走得对,走得顺? 
  四年前的深秋,在灯火辉煌的人民大会堂召开的“2005首届中国培训发展论坛”上,我作为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斯坦福大学特邀的美国高端职业教育专家即席演讲“美国职业教育与中国启示”。 在演讲中,我首次提出“按需职业教育”的新理念,倡议中美及海内外精英携手建立以中国为桥头堡的亚太地区职业教育中心,打造世界级中国特色的高端职业教育品牌,大规模培养以全球竞争市场为导向、以信息科技为手段、以优质就业为目标的中高端紧缺技术和管理职业人才,迎接21世纪中国优秀人才优质就业、企业创新和国家竞争力全方位升级的挑战。 
  同时,我还着重强调基本教育的非盈利和非产业化的基本特征完全不同于职业教育产业化的市场作用。在世界上,至今还没有一个国家公开在基本教育的大门上贴上“教育产业化”的招牌,更没有一个国家让“拜金主义”堂而皇之地潜入大学体制、师资和课堂。 
  不学无术者倚仗枪手将自己装潢成有识之士,是当下中国甚是盛行的一个现象。自知之明者一定颇有几分愧色,不思悔改者籍用各种理由搪塞狡辩。 
  有些学者、名人,美其明曰有写作班子,实际上就是不劳而获,雇枪手为己代笔,写成功传记,写论文,写博文,还理所当然地大言不惭,自以为高招过人,没有一点学者、名人的高风亮节和铮铮风骨。不夸张地说,这些不知“惭愧”为何物的人正在一步步地把中国干净的“文字”环境变成一个充斥着假象、虚伪和堕落的污浊之地。 
  其实,很多学者和民间枪手之间有许多似曾相识之处。 
  他们同样著书立说,学贯中西,同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他们一样为钱奔波,竭尽所能。不过,一个是精英,一个是草根;一个名利双收,一个只为利不为名;一个不务正业,走穴成风,一个为生活所迫,挥洒心血。而最重要的一点不同是,有些学者往往故弄玄虚,狮子大开口,有失学者的朴实本色,而枪手则实打实地按行规办事,追求一点点蝇头小利,算是秉承着作为枪手的特色。两者相比,学者显得道貌岸然,而枪手循规蹈矩,这不由得让人反而对枪手平添几分同情。现在的中国学界弥漫着这样一股价值错位、学术道德下滑的不正之风,当真是令人担忧! 
  中国书市竞争激烈,最活跃的现象莫过于“枪手”为所谓的名人们量体裁衣,写传记或奋斗史,然后由当朝名人、明星联袂倾情推出。现在去书市走一遭,一排排的书,从中要找出几本不是名人出的书,或者没有名人推荐、作序的书,还真是很少见。说实在的,压根就不是在传播知识、学问,而是在搞一种变相的商业盈利,利用名人效应实现最大化的盈利目的。 
  细究起当前市面上充斥的各种成功学、励志学的图书,无不打着哪个机构的总裁、知名培训师、最什么什么的心灵导师等字眼,殊不知,这些看起来牛气哄哄的宣传语很可能都是子虚乌有的。一些三十左右的年轻人,有那么一点聪明才智和成功阅历便自命不凡,花钱雇枪手为自己大写特写传记什么的,他们真正的人生才开始,有什么经验和阅历,又有多少经验和阅历足以去指导别人的人生。就像一个才一岁的孩子,他可能刚刚才学会走路,且走的歪歪扭扭的,然后他去指导别的小孩要怎么走路,谁信呢?! 
  中国人骨子里有一种“光耀门楣”的传统,著书立说自然是一个不错的途径,对于有点小成就、小名气的人但凡有出版商提出说要做一部关于自己的书的时候,心里首先有的判断都不是拒绝,而是“啊,出书啊!”充满欣喜或期待。真正撑得起“名人传记”这四个字的,要达到柳传志、马云、杨澜、李开复等这样级别的人估计才可以。因为他们在各自领域所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人格魅力亦是各有各的风采,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名人传记”,对普通人能够产生正面、积极的指导,学习和鼓励的作用。但他们也得自己写,找他人代劳无异于为自己粉饰,实际上等于变相地贬低自身的价值。 
  坊间流传,枪手产业日益庞大,质量日趋精良,除了为学者代劳,为官员写书,为商家贴金,为名人写传,为明星铺路,还派生出为在校学生定身打造、加工制造硕士和博士论文的“一条龙”生产线。枪手,原来都产业化了,真是恐怖至极!此等现象不遏制,中国的硕士和博士岂不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空壳子! 
  我无法想象一个人的思想和情感会那么容易为枪手所取代,一件文字作品不亲自精雕细琢五遍以上不能形成精品,我更不认同枪手的东西就是自己的东西。即使自己在提纲挈领和群策群力的过程中参与过严谨的推敲、校正和把关,但也不可视为己有,大言不惭地署上自己的大名,最后通过出版社传播出去。 
  我特别嫉恨那些“付钱消灾”的做法,完全败坏了学者的名声。 
  如今,枪手为学生代写论文已经形成一条井井有序的高端生产供应模式。武汉大学发布的报告估计,中国高校学生平均每年花费近5亿元人民币寻觅枪手代写论文。这是个什么数字:5亿! 
  论文造假已是不争的事实。只要在中国高校的附近,犄角旮旯的地方,都能发现那些悄悄问经过的学生,要写论文吗?要四六级考试答案吗?等等要做“枪手”生意的人;还有隐蔽的地方贴着各种包揽“枪手”活计的字条,广告等等。一时间给人一种错觉,枪手似乎与学生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高等学府就是传授专业知识的地方,如果在这样的地方出现知识被贱卖的现象,无疑是对高等教育本身的玷污。 
  枪手从业余过渡到职业,从小批量友情相助到大规模集成化生产,逐渐成为一景,承上启下、前赴后继,令中华先辈们悲哀不已。 
  据观察,职业枪手目标客户不仅有学生,还有教授、高管和老总,以及各行各业的工作人员。其中,学术论文要价不菲,属于高端枪手的活。原因是,这一类由顶级枪手生产的论文与教授的职称提升和高级官员的学位证书紧密相关,需要一定说得过去的数据和理论来垫底和包装,质量要求决不低,甚至要达到出版的水平,因此又出现了与杂志、期刊和出版社联合作业的跨行业整合。于是,大段剽窃和公开抄袭等不正当手段应运而生,泛滥成灾。换句话说,高端枪手的水平,大有功高盖大学教授的水平。 
  学界的“枪手”现在就如同音像界的盗版一样,有人叫好,有人愁。不遏制,学术知识和音像产业迟早要被“枪手”和盗版搞得面目全非。试想一下,缺乏内在学识的人不就是一具活着的尸体吗?没有学术创新,知识开拓,中国的崛起哪来优秀高端的人才?“枪手”虽小,却大有蝼蚁溃堤的巨大潜力,能轻视吗?能无视吗?不能! 
  在《南方周报》特约记者撰写的“斗士归来”一文中,郎咸平教授“弃学”的答案竟是,学术不来钱。他的原话是,“我尝试过发表一些像个人媒体一样的观点,并不好卖啊。一旦严谨,文章就不好看了。就好像很多明星,在屏幕上看光彩照人,可是在台下,你会发现不太一样。所以说语言需要包装,局部放大,把你最完美的一面呈现出来。我发现我做的事情和女明星是一样的。”如此直言不讳。 
  一个甲子,建国60周年都过去了,中国庞大的教育体系培养不出一批世界级顶尖创新人才和领军人物,有什么理由说得过去呢?曾经为中国人民顶礼膜拜的大学堂和大学士,难道不应该自我审视,以身示范,告别枪手,自力更生,奋发图强,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 
论文写作技巧推荐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left.htm